从年销百亿到禁止广告,这种“软毒品”就在你我身边_食品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 <div id="khrak"><tr id="khrak"></tr></div>
    <dl id="khrak"><ins id="khrak"><thead id="khrak"></thead></ins></dl>
  •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食品 >
    个股查询:
     

    从年销百亿到禁止广告,这种“软毒品”就在你我身边

    本文来?#20174;?span id="source_baidu">人民日报 2019-03-10 12:47:14
    字号:

    这两天,一份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下发的《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引起热议。该文件称,湖南所有槟榔生产企?#23548;?#26085;起停止国内全部广告宣传,且此项工作必须在 3 月 15 日前全部完成。

    为什么要禁止宣传槟榔?

    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会长杨勋对媒体回应,网传文件内容属实。他解?#20572;?#21483;停槟榔广告宣传,并不像大家联想的是出于槟榔致癌的考虑,而是立足湖南槟榔产业的行业规范,要求进一步加强行?#24213;月傘?#27492;外,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秘书长称,广告全部被禁后,或给湖南槟榔行业销售带来重大打击。

    也有人认为,从健?#21040;?#24230;出发,这一规定也非常好。

    因为槟榔作为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认定的 1 类致癌物,已润物细无声般地潜入全国各城市,遍地开花。

    同时,槟榔作为一种有成瘾性的「软毒品」,它的极速传播超乎想象。

    43 岁的刘桑果,他的大部分左脸已经被割掉了。

    他在大约两年前接受了口腔癌手术,切掉了左脸下颌、左?#26469;?#21644;淋巴。萎缩的?#31216;?#38519;成拳头大小的深?#21360;?#26415;后,他左眼神经被压迫,如今已彻底瞎了。

    他就这样躺在湘潭市一家医院的肿瘤科病房内。

    因为手术的原因,他讲述自己的故事时非常费力,沙哑而模糊的字句从喉咙中勉力地挤出来。

    冰冷的灯光照在他消瘦如柴的手腕上。

    他被查出癌症复发,癌细胞已转移至肺部和大脑。

    都是槟榔害的!

    他的妻子唐娜抹着眼泪,一字一顿地咬?#28010;怠?/p>

    这是《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中叙述的一个故事。而在湖南湘潭这个小小的地方,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当地大大小小的口腔医学科室发生。

    恶魔的果实

    槟榔,早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 1 类致癌物。嚼食槟榔与口腔癌的发病密切相关,在口腔医学界,这既是共识,也是真相。

    图片来源:世界卫生组织致癌物清单

    湖南省是口腔癌发病的重灾区,湘潭更是首当其冲。据医学统计,90% 以上都与槟?#33889;?#20851;。

    口腔癌目前多以手术治疗为主,部分辅以放?#33529;?#30103;,一半以上的患者手术治疗后会因为癌症复发而死亡,五年生存率约为 50%。?#35789;?#25163;术成功,也会因面部外形的永久性损害及口腔功能障碍,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这个事?#24403;?#28248;雅医学院与芝加哥大学等多家研究机构的几位学者证实,他们在 2017 年发表的文章指出,仅在湘雅医学?#21512;?#23646;的五家附属医院,?#28525;?#21313;年间(2005~2016 年),就累计收集了槟?#33889;?#20851;的口腔癌病例 8222 例。根据这个数字推算,整个湖南省,因槟榔致癌的约 2.5 万例。

    令口腔医学界更加忧虑的是,槟榔,这?#25105;?#32463;润物细无声般地潜入全国各城市,遍地开花。作为一种具有成瘾性的「软毒品」,它的极速传播超乎想象。

    植入在电影中的槟榔广告

    痛苦的疾病,可怕的进程

    根据我所参与的研究综述,66% 的咀嚼槟榔者有口?#28779;?#33180;病变。其中,口?#28779;?#33180;下纤维病变(OSF)更是嚼食槟?#39057;?#29305;异性疾病。

    引起 OSF 的原因是摩擦 + 槟榔碱。人咀嚼槟榔可以获?#27599;?#24863;,偏偏槟?#39057;南?#32500;非常?#26893;冢?#23481;易通过摩擦造成口?#28779;?#33180;局部损伤。与此同时,槟榔中含大量具有细胞毒性的槟榔碱会通过咀嚼释出,长期的槟榔碱刺激会导致口?#28779;?#33180;纤维化。

    曾流传过的一则趣闻

    逃犯因嚼槟?#39057;?#33268;「樱桃小嘴」

    图片来源:央?#26377;?#38395;截图

    当病人开始出现 OSF,会感觉口干舌燥,并且口中有烧灼感,尤其在进食刺激性食物时更为明显。也有一些病人早期出现口?#28779;澹评?#21518;形成溃疡。

    当病人不管不顾这种情况,OSF 就会进一步发展,出现无缘无故的口腔疼、口干、吃东西尝不出味道。

    到后期,会连开口?#24613;?#24471;困难,不能吹口哨及?#24471;?#34593;烛,张口受限,说话不清,连吞口水都觉得困难。

    如果发生此症后不及时阻断槟?#39057;?#25668;入,任由槟榔碱的反?#21019;?#28608;与累积,尤其是工业化生产中为追求口感?#20687;?#32780;加入?#27597;?#31181;添加剂的协同作用,?#20174;?#21457;敏感人群的致癌基因突变,最终导致口腔癌的发生。

    而更可怕的是湘潭地区的一句谚语「槟榔加烟,法力无边」,这原是本地槟榔成瘾者对服用感觉的一种描述。但事实上,他们无意中陈述了一种事实——现代医学统计证明,槟榔和烟草同时作用于口腔比单食槟榔更易患口腔癌。

    而除了口腔表现以外,槟榔中的有害物质被身体吸收后,还可引起肝癌、食道癌、胃癌、肺癌及宫颈癌,钙、维生素 B12 及胆固醇代谢异常,?#32422;?#24433;响?#24597;选?#31934;子活力,对?#21507;?#22919;女来说,引起早产、不育及死婴等生殖健康异常。

    复杂的利益链,漫长的立法过程

    有人会问,为什么不立法禁止槟榔生产?

    其实,中华口腔医学会从来没有停止过为制止槟榔而进行积极的努力交涉,国内的专家学者也积极为此奔走。

    但槟榔,因为不同于传?#36710;?#27602;品,所?#38498;?#38590;强制立法禁止。

    曾经有一起官司在湖南倍受关注,口腔癌患者集体诉讼向槟榔生产商索赔,但最后未获赔偿。受阻理由?#35895;?#26159;没有充?#31181;?#25454;证明槟?#39057;?#33268;口腔癌的因果关系。争执的焦点是由于很多嚼槟榔人群没有患癌,甚至未出现任何明显病变。

    这种逻辑是?#31895;?#30340;,现代医学一向讲究循证,槟榔致口腔癌是在严谨的大样本对照研究基础上,通过各个槟榔大国的流行病学统计及文献汇总,并最终由世界卫生组织发出的权威定论。

    我想,无论是哪个地区,槟榔难禁的理由更有可能是庞大的产业链利益所致。

    1994 年,厦门市政府颁发了禁止槟榔「通告」。1996 年改为「禁令」,彻底禁止生产、销售和食用槟榔。

    这是目前为止,中国乃至世界上由地方政府针对槟榔颁发的最严「禁毒令」。

    但是,在湖南湘潭,却是与之背道而驰的?#32622;妗?#22240;为槟榔已成为当地的传统与文化,是湖南食品工业的龙头和支柱,更是湘潭的?#35813;?#29255;」。

    前两年《湘潭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 3 年实现 300 亿元,5 年实现 500 亿元的目标。

    图片来源:新闻截图

    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牙医学院的陶霖教授一直致力于口腔健?#23548;?#30149;的研究,他总结了湖南近 12 年的口腔癌发病情况。

    通过流行病学观察并预测,按当前趋?#21697;?#23637;,到 2030 年,口腔癌的发病数在湖南将超过 30 万,全国可能超过 100 万。

    以每例医?#21697;?20 万元人民币保守估计,其造成的医疗负担将超过 2000 亿元,足以抵消槟榔产业对社会所谓的「经济贡献」。

    湘雅医院的翦新?#33322;?#25480;一直呼吁,政府要着眼未来,颁布「槟榔禁令」。如果不能迅速实施政府禁令,应立即推进关于槟?#39057;?#20844;众?#36867;?#21152;大对口腔癌的科普力度,禁止一切槟榔广告。

    「软毒品」逐渐流行

    我?#33108;?#35201;付出多大代价?

    ?#19981;?#23581;鲜是年轻人的特点,其实很多人第一次接触槟榔体验并?#32531;謾?/p>

    嚼过之后,先是感觉头晕、胸闷,紧接着就是心跳加快,一股锁喉?#27597;?#35273;令人几乎要打 120,难受至极,很多人会发誓今生再也不嚼槟榔。

    但,那只是一种初体验。

    年轻人的好奇心、不服输?#32422;?#20174;众的群集效应,让他们又开始第二次、第三次,逐渐成瘾而沦为槟?#39057;?#24544;实客。

    近些年这种「软毒品」在全国各地广泛传播开来,孝感也不例外。

    二十年前,我刚到口腔科上班,最初几年一例 OSF 也未接诊到过。大约 2004 年,我接触了第一例 OSF,有嚼槟?#33889;?#24815;,是湖南湘潭人,在孝感工作。而后每年都会接诊 1 到 2 例,病例很少,而?#39029;?#22855;的全部是湘潭人,那时给我的印象认为 OSF 其实是个地方病。

    但是在大约六七年前,这个印象开始转变,因为我接触到本地的第一位 OSF,一个爱嚼槟?#39057;?#22823;学生。接下来几年陆?#21483;?#32493;地接诊到本地的 OSF,而现在几乎每个月都能接诊几例,频率越来越高,几乎都是本地?#34892;?#24180;轻人,无一例外地嚼槟榔。

    我预感到趋势不妙,联系了本地电视台的记者,做了一期调查节目并进行科普。

    很巧的是,那位记者自己也嚼槟榔,因此他对节目非常上心。

    记者通过深入走访,发现本地的众多超市、学校周边甚至人群集中的小区均有售槟榔,据说生意不错,年轻人比较偏好。

    令我意外的是,在我工作的医院内部便民小超市同样也有售,在他们的眼里,那就是一种爽口的食品而已。

    槟榔在网上销量可观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我在和 OSF 患者沟通中了解到,他们在患病之前,没有一个人认识到槟?#39057;?#21361;害,都是看到身边的朋友在嚼槟榔就去尝试,多试了?#22797;?#23601;?#20687;?#20102;。

    但是槟?#39057;?#25104;瘾性并不像毒品那么严重,想戒掉也不是特别困难,他们认清了槟?#39057;?#21361;害后都能彻底地戒掉并不再复食。

    虽然经过治疗后口腔粘膜病变恢复比较缓慢,但是毕竟避免了病情的发展与恶化,多半是会最终康复的。一旦 OSF 向口腔癌突变,预后将变得非常差,因此早期干预阻断病变发展显得极其重要。

    然而我们也发觉一个无奈?#21335;肿矗?#26356;多的槟榔客却完全?#31181;?#36825;种医学理念。一位 OSF 患者把我们的槟榔致癌科普发到了槟榔爱好者微信群里想?#21483;?#20182;们,立马就被踢出去了。

    到目前为止,全国已经有数百万例 OSF 患者,他们并非一个个都顽固不化,多半已经或者正在接受治疗并远离了槟榔。

    在网络上,在贴吧里,有成千上万的 OSF 患者在倾诉,在交流,在搜索,在询?#25163;瘟品?#26696;和预后,?#26434;?#20013;无不流露着焦虑、?#24535;?#19982;后悔。你可以深切体会到「癌前病变」的压力?#26434;?#20182;们的生活和精神?#21050;?#30340;影响。

    互联网给了所有人接受知识与更新意识的机会,但最关键的,是在?#36861;?#22797;杂的网络环境、利益趋向?#32422;?#33286;论导向中找到最科学的观念。根据临床病例观察,如果早早地戒掉槟榔,对症治疗,OSF 患者大概率是会完全康复的。

    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印发的《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 - 2025 年)》中提到,应对口腔疾病高危行为进行干预,尤其提到了槟榔:

    「在有咀嚼槟?#33889;?#24815;的地区,以长期咀嚼槟榔对口腔健康的危害为重点,针对性地开展宣传?#36867;?#21644;口腔健?#23548;?#26597;,促进牙周、口?#28779;?#33180;病变等疾病早诊早治。」

    相?#26434;?#27599;年几百亿的产业,我?#24378;?#33108;大夫的声音显得那么微弱,也许我们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那么请?#24066;?#25105;先定一个小目标:

    期望早日在槟?#39057;?#22806;包装上?#38498;?#22320;标注上「槟榔有害健康」字样。

    本着对全民健康负责的态度,那是一小步,也是一大步!

    来源:人民日报综合魔术牙医(ID:magicdentist)、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作者湖北省孝感市中心医院徐勇刚

    (编辑?#26680;?#38902;辉)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上海快3走势
  • <div id="khrak"><tr id="khrak"></tr></div>
    <dl id="khrak"><ins id="khrak"><thead id="khrak"></thead></ins></dl>
  • <div id="khrak"><tr id="khrak"></tr></div>
    <dl id="khrak"><ins id="khrak"><thead id="khrak"></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