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中国恩怨起底:3年前分红起嫌隙 车轮战蔓延泰国_食品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 <div id="khrak"><tr id="khrak"></tr></div>
    <dl id="khrak"><ins id="khrak"><thead id="khrak"></thead></ins></dl>
  •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食品 >
    个股查询:
     

    红牛中国恩怨起底:3年前分红起嫌隙 车轮战蔓延泰国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18-11-30 09:46:31
    字?#29275;?/span>

    10月25日,摄于红牛中国大门口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岳琦 摄 10月25日,摄于红牛中国大门口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岳琦 摄 

    ?#20132;?#30456;争,必有一伤,但两败俱伤也不少见。而两头“牛”似乎也是如此,围绕着红牛饮料背后的千亿市场,两个泰国豪门的恩怨难分难解。

    三年前的秋天,在?#26412;?#22269;?#36710;?#21326;彬中心里,改变红牛维他命饮?#23244;?#38480;公司(以?#24405;?#31216;红牛中国)未来命运的一场董事会开的并不愉快。在今天看来,这场董事会便是红牛中国恩怨的起源,两大股东——许氏家族和严彬之间的裂痕也在此时逐渐显现。

    红牛饮料的?#35789;?#20154;许书标在泰国曼谷病逝后,许氏家族开始更加明确地寻求红牛中国的分红。而红牛饮料在中国的市场体系可谓盘根错节,想要获?#27599;?#21046;权并不容易。

    在许书标去世之前,这款畅销全球的饮料不仅为他创造了近80亿美元的财产总值,更让整个许氏家族声名鹊起、成为豪?#29275;?#32780;中国市场是一块不可忽视的蛋糕。

    在中国商界,红牛饮料也成就了另一泰籍华?#25628;?#24428;的财富帝国。上世纪90年代,通过与许书标合作,严彬成功将红牛饮料?#33889;?#20013;国市场。直到今年,严彬的财富值仍然达75.9亿元。而严彬显然也察觉到,自己花费?#38590;?#25171;造的红牛商业帝国正在?#32531;?#21160;。

    红牛饮料在中国的成功本是一段泰国华人的创?#23548;?#35805;,但眼前,这对“泰国合伙人”已然走向决裂的边缘。三年来,从中国到泰国、从谈判到诉讼、从舆论战到直接交锋,双方俨然?#24310;?#26368;初的亲密伙伴变成了针锋相对的商业对手,一场关于红牛中国市场的争夺战愈演激烈,渐入高潮。

    千亿市场背后——亲密合作留下隐患重重

    在红牛中国,熟悉严彬的人一般都会称呼他“严老板”,有关严老板的诸多创业故事也在公司内广为流传。据一位红牛中国的员工介绍,十几年前的一个大年初一,严彬曾带领着当时人数不多的销售团队亲自在?#26412;?#34903;头为出租车司机派发饮料,?#28304;?#23459;传推广红牛品牌。

    在他们眼中,这位来自泰国的严老板雷厉风行、多谋善断,不仅从无到有地拓展了红牛的中国市场,更是红牛中国二十年来说一不二的当家人。

    但在严彬对红牛中国的控制之外,红牛商标的所有权却牢牢掌握在其?#35789;?#20154;一方的许氏家族手中。许氏家族?#36130;?#20511;这一筹码,始终掌控着全球范围内的红牛饮料生产。

    1995年,为了将红牛?#33889;?#20013;国市场,双方的合作正式开启。二者首先在泰国创建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红牛泰国),此后又通过组建合资公司的形式设立了如今的红牛中国。

    由于对中国环?#36710;?#29087;悉?#22836;?#23500;的人脉资源,严彬成为了红牛中国的董事长,并全权负责公司的经营。

    在此后的发展中,红牛饮料在中国市场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红牛产品在中国的累计产量超800万吨,累?#33889;?#21806;额1453亿元,并在2015年以63%的功能性饮料市场占有率达到发展高峰。

    工商资料显示,经历了几番股权变动,红牛中国当前共有四方股东,其中,红牛泰国持股?#24613;?8%,怀柔乡企占1%,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许氏家族?#38647;?#20844;司)占7%,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严彬?#38647;?#20844;司)占4%。

    一位接近红牛中国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双方合作期间,泰国天丝通过向合资公司收取商标许可费和香精香料原料费作为收入方式。由于其并未?#24616;?#21496;有过资金方面的投入和?#23548;?#32463;营上的贡献,许书标去世前,也从来没对合资公司提出过分红主张。

    不过,在这对亲密的合伙人背后,许氏家族对红牛中国长期的“托管”以及红牛中国一直以来的不分红,也为双方未来的合作留下?#21496;?#22823;的隐患。

    许书标去世后,以许馨雄为代表的许家后代逐渐接管家族事业,隐藏在红牛中国背后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反目与决裂——利润分配引红牛控制权之争

    父辈们的利润分配默契显然没能被新一代许氏家族接受,许馨雄的目光瞄向了更大的蛋糕,红牛中国的创?#23548;?#35805;也在此?#21271;?#24471;?#26399;?#27874;诡。

    据许氏家族的律师介绍,在过去20年里,红牛中国从未对许氏家族进行过分红。而2015年董事会披露的数据显示,红牛中国已经积累?#21496;?#39069;可分配利润,许馨雄便以董事的身份主张分红并对一直未能分红的原因提出质疑。?#28304;耍?#20005;彬提出了调高自己在红牛泰国的股权比例作为条件。

    许氏家族律师称,2015年红牛中国董事会纪要显示,在当时的红牛泰国中,许家占股68%,严彬及其关联方占股32%。

    醉翁之意不在酒。作为红牛中国的控股股东,红牛泰国的股权结构不仅直接影响该公司的权利归属,更能间接干预红牛中国的控制权。而严彬此时极力要求提高自己的股权?#24613;齲?#20105;取红牛泰国乃至红牛中国话语权的意味明显。随即,双方的谈判也从中国跨到了泰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19968;?#21462;的一份泰国法?#21495;?#20915;书显示,在2015年红牛中国董事会不久后,红牛泰国便重新?#38553;?#20102;公司的股权结构:其中,严彬一方为49%,许氏家族为51%。判决书中记录称,严彬坚持认为其持有红牛泰国股权比例应为50%,但这一主张没有得到法院认可。

    红牛泰国股权结构 图片来源:邹利 制图红牛泰国股权结构 图片来源:邹利 制图

    当前的?#36136;?#20026;,红牛泰国方面,许氏家族以2个百分点的股权优势高于严彬,而红牛中国迟迟没有分红。

    但显然,在这场较量中,严彬的地位显得十分被动。

    根据记者日前查询到的一份红牛泰国的股东资料和经泰国商务部认可的公司主体资格证明,当前红牛泰国方面,虽然严彬旗下的泰国华彬集团以27%的持股比例为第一大法人股东、严彬之女严丹骅以17.12%的持股比例居第一大个人股东,但公司的董事席位中,除严彬外,其他三席均被许氏家族成员占据。

    而法律文件显示,可签字?#38469;?#20844;司行为效力的董事人数和姓名是?#21495;?#29926;那·拉撒拉(许书标的妻子)与严彬或许馨雄共同签字,并加盖公司章。

    红牛泰国控制权归属 图片来源:邹利 制图红牛泰国控制权归属 图片来源:邹利 制图

    这也就意味?#29275;?#35768;馨雄和其母亲有权共同代表红牛泰国作出决议,严彬难以做出抵抗。掌控着红牛泰国的许氏家族果然发起了对严彬的控诉。

    上述泰国法院的判决书中显示,2016年9月20日,红牛泰国的一次董事会决议免除?#25628;?#24428;、严丹骅?#28909;?#22312;红牛中国的董事身份以及严彬在红牛中国的董事长及红牛泰国的法定代表人身份。根据判决书内容,这一董事会决议的合法性已经被泰国法院认可。

    2016年10月,红牛中国商标到期,许氏家族表示不再续约。

    许氏家族或许想通过此举釜底抽薪、剥夺严彬对红牛中国的控制。但就目前而言,以上罢免决议尚未对红牛中国的权力构成和其在中国的工商登记资料产生明?#26434;?#21709;,红牛中国在此之后也冒着“侵权”的风险,延续了很长时间的生产状态。

    在漫长的僵持之下,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正在逼近。随着红牛中国的经营期限在今年9月29日正式届满,红牛中国的命运也开?#24613;?#24471;风雨飘摇。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许氏家族多次表态拒绝延期经营,并表示?#20005;?#27861;院对红牛中国提起强制清算的诉讼。而严彬方面始终认为公司系根据双方一份五十年合作期的协议设立,现?#23547;?#29031;法律程序向相关主管部门递交了营业期限延长申请。

    纠缠与博弈——诉讼车轮战碾压红牛

    伴随着红牛中国控制权和未来命运暗流汹涌,双方的纷争逐渐升级。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红牛饮料在中国的产销体系已经遍布近四十个地区,而除了位于?#26412;?#24066;怀柔区的红牛中国总部和位于海口的海南红牛饮?#23244;?#38480;公司存在许氏家族的股权,其余公司和分支机构均隶属于严彬旗下的华彬集团。

    ?#28304;耍?#19968;位华彬集团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在红牛中国的发展中,许氏家族曾拒绝为其扩张投入资金,因?#25628;?#24428;为把红牛市场做大,便在个人和华彬融资基础上,由华彬投钱建立生产基地与销售公司。

    “许氏家族对几个工厂的成立是知情的,并且派出泰方技术人员,为其提供香精香料。华彬方对红牛的中国市场自负盈亏。你不投钱,还不让?#26131;?#22823;做强,这显然是不讲道理的。”管理人?#21271;?#31034;。

    但商标授权也成为了这些华彬体系下“红牛”公司的阿克琉斯之踵。随着严彬的商业帝国在“红牛”品?#39057;?#21152;持下越做越大,其体外扩张的行为遭到新一代许氏家族的强?#20063;?#28385;。

    许氏家族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严彬在合资公司体系之外擅自设立的三?#19968;?#24428;集团全资的红牛工厂和销售公司自始至终都没有获得许?#19994;?#25480;权。其指出:“从这些公司的发展历程中可以看出,严彬是在一?#35762;?#35797;探,他自己也知道不该这么做,这么做是?#32531;?#27861;的,被我们发现了要被追究责任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纷争从谈判桌走上了法?#26680;?#35772;。

    2016年8月,许氏家族将严彬旗下的三家红牛工厂和若干销售商以商标侵权和不正?#26412;?#20105;为由告上法庭,并对严彬个人以违反董事责任、从事与合资公司相竞争的业务为?#21830;?#36215;诉讼。而针对在商标授权到期后继续生产的红牛中国,其同样以商标侵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面对许氏家族?#35813;?#30340;攻势,严彬采用了对抗和拖延的诉讼策略。一方面不?#29616;?#30097;许氏家族提起商标侵权?#20154;?#35772;的权利基础,如主张合资公司?#26434;?#32418;牛商标的所有权、对商标侵权提起?#27492;?#24182;要求许氏家族赔偿其广告?#24310;茫?#21478;一方面还相继?#36816;?#26041;所涉诉讼提出管辖权异议并?#20013;?#19978;诉。

    据记者不完全梳理,截至2018年11月29日,双方在国内围绕红牛的相关诉讼已达二十余起。攻防之下,相关案件?#20004;?#27809;有出?#32622;?#30830;的判决结果。

    在这一背景下,红牛饮料在中国将何去?#26410;?#20415;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今年10月末,记者通过走访?#25237;?#26041;求证了解到,位于?#26412;?#24066;怀柔区的红牛中国现已停产多时。但截至目前,市场上的红牛供应并没有受到明?#26434;?#21709;。

    ?#28304;耍本?#24066;工商局的工作人员曾回应记者称,公司超过经营期限但尚未办理延期的情况下是不能开展生产活动的。

    而华彬集团的管理人?#21271;?#31034;,每年10月红牛中国生产体系有大修的传?#22330;?#38024;对红牛中国是否会因为经营期限届满而停产,华彬集团的管理人员并未给出明确答复:红牛中国从未承认过工厂停产的消息,也并不能给出一个关于工厂是否停产的结论,其立场就是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尽量保持市场体系的稳定。

    而关于红牛市场的未来发展,他告诉记者:“如果不继续合作,结果只有让时间去验证,对红牛品?#39057;?#24433;响无疑是负面的。”

    【作者?#35946;?#35799;琪】 (编辑:段静远)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21028;?#27036;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上海快3走势
  • <div id="khrak"><tr id="khrak"></tr></div>
    <dl id="khrak"><ins id="khrak"><thead id="khrak"></thead></ins></dl>
  • <div id="khrak"><tr id="khrak"></tr></div>
    <dl id="khrak"><ins id="khrak"><thead id="khrak"></thead></ins></dl>